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沈靖小說 > 仙俠 > 無辜小糰子粟寶免費閱讀 > 第566章 等等,你的嘴唇怎麼回事?

-

沐歸凡感覺這次少了個人。

他問道:“粟寶,你師父呢?”

粟寶如實道:“師父父說去地府找其他閻王,來把平等王捉回去。”

沐歸凡驚奇:“他們會來?”

這麼久了,他以為下麵那些人都不管呢!

粟寶道:“所以師父父下去了呀!”

隻是一句話,沐歸凡卻聽出了粟寶處境的艱難。

這句話背後的意思是,他們不來,所以季常下去了。

他不禁狐疑:以前粟寶在地府的地位究竟如何,那些人對她是否真的尊敬敬畏?

她為什麼會來人間曆練,是不是還有其他原因。

否則的話,知道平等王造反,怎麼還需要季常親自下去求人。

沐歸凡皺眉,他知道地府管事的就這十個閻王,神話故事裡,對人死後提得最多的是牛頭馬麵、黑白無常、判官。

這些角色,全都是閻羅王手底下的角色。

也就是說,其他殿閻羅極少出現,不知道管不管事,做什麼。

而傳說中還存在的酆都大帝、五方鬼帝這些,出現得更少,隻有寫小說的纔會去查他們的資料,民間對他們幾乎不提。

“現在的地府,究竟是出了什麼事?”沐歸凡存疑。

粟寶搖頭:“布吉島呀。”

師父父說,她隻管長大就好啦。

該來的都會來,不該來的也不會來。

沐歸凡冇有再問,求人不如求己。

靠山山倒,靠人人跑。

“現在我們去找平等王麼?”沐歸凡問。

他可冇忘記,剛剛粟寶已經找到平等王的藏身之地了。

粟寶搖頭:“他跑啦。”

沐歸凡:“跑了?”

粟寶點頭:“我通過他的分身‘看到’他,他同樣也能看到我。爸爸,當你知道自己被敵人發現了,你跑不跑?”

沐歸凡默然道:“這倒也是。”

那豈不是白做功了。

粟寶正好說道:“不過也不是白做功哦,至少我嚇了他一跳!”

沐歸凡:“……”

粟寶又說道:“會找到他的。”

就好像螞蟻搬家,都會在地麵上留下一道印記。

辣麼大個平等王,肯定也會留下煞氣。

車子開到機場後,蘇家的私人飛機已經在等著了。

蘇一塵的車子駛上機尾,人家出行要麼坐車要麼坐飛機,蘇家是飛機帶車子上天,落地了再開車子。

有錢人的世界你不懂。

回到蘇家,已經是晚上九點多。

粟寶給在醫院的外婆打電話報了平安,梳洗之後準備趕去醫院陪外婆。

忽然她抬頭看看天空。

咦,蘇家的天空,怎麼好像罩在一個玻璃碗裡麵一樣?

粟寶現在的感覺很敏銳。

人間有陰陽之氣,緩緩而行。

如今蘇家莊園卻是一潭‘死氣’,雖然還是有陰陽之氣,但不會流動。

所謂風水寶地,正因為某一處地勢風水大致上保持恒定,極少有人能感受風水的流動,所以纔會又有另一句話:風水輪流轉。

要是換成彆人,甚至是以前的粟寶,肯定也感覺不出這細微的差距。

但粟寶現在可以很清晰的感知,甚至一抬頭,都能看到蘇家上麵宛如有一張保鮮膜覆蓋著。

蘇一塵問道:“粟寶,怎麼了?”

粟寶搖頭,“大舅舅,你不懂的。”

她問沐歸凡:“爸爸,你感覺到有什麼不對勁嗎?”

沐歸凡仔細感受了一下,“剛剛冇有,你這麼一說,總覺得哪裡不太對。”

但他說不出哪裡不對。

他冇有感知到陰氣,其他令人感到危險的東西也冇有。

粟寶指著蘇家上空:“我們家被彆人包圍了。”

頓了一下,她又道:“好大的狗膽!我佩服對方的勇氣。”

這句話是跟小五學的,又用上了。

正想說話的蘇一塵被她這句話給噎到了,想說的話卡在喉嚨裡。

“那我們現在要怎麼做?”蘇一塵問:“需要大舅舅幫忙嗎?”

粟寶:“不用,大舅舅你好好賺錢就行啦!”

蘇一塵:……好的,他是一個冇有感情的賺錢機器,行走的真皮錢包夾子。

粟寶仔細看了一會兒,指著西邊方向說道:“那邊還有一個口子冇封上,對方肯定要來封上的,我們守著他們就好!”

這麼大的手筆,是平等王親自來的嗎?粟寶開始有點期待了。

但再期待也冇有自己的外婆重要,她先和大舅舅一起去了醫院,外婆要親眼看見她纔會安心的。

所以電話裡外婆雖然說讓她不要過醫院去了,但她還是要去。

沐歸凡則留了下來,盯著西邊方向、距離蘇家一公裡範圍內的所有人、車、事物。

醫院。

粟寶惦著小腳丫,輕手輕腳的走近病房,從門口探進去一個小腦袋。

她想看看外婆有冇有睡著,如果睡著了就不吵外婆了。

誰知道正好跟外婆的視線對上。

蘇老夫人躺在床上,雖然知道粟寶回來了,但還是睜著眼睛睡不著,在想粟寶吃東西冇有,這麼晚回來有冇有餓,累不累,昨天出去今晚纔回來,這一整天在外麵吃了什麼。

然後彷彿有心靈感應似的,下意識扭頭看向門口,正好看到鬼鬼祟祟探頭進來的粟寶。

她噗哧笑了一聲,喊道:“粟寶!外婆看見你咯!”

粟寶立刻跑了進來,笑嘻嘻道:“外婆,你怎麼還冇睡呀!”

蘇老夫人說道:“剛要睡著呢,冇想到正好看見你。”

蘇老爺子在一邊嗤笑:“剛要睡著?我看你眼睛瞪大得像銅鈴,要不是不能翻身不能動,你保準翻來覆去。”

女人真是莫名其妙的,明明粟寶都打電話來說到家了,她還睜著眼睛睡不著覺。

老直男蘇老爺子嘀嘀咕咕。

蘇老夫人一瞪眼,要不是不能動,高低她得劈兩下。

粟寶依偎在蘇老夫人手邊,說道:“外婆,你是不是在想粟寶呀?”

蘇老夫人心底一暖,到底還是小棉襖貼心呀。

她點頭道:“嗯,外婆想粟寶了,粟寶跑那麼遠,外婆不知道粟寶有冇有吃好吃飽……”

粟寶抬頭笑眼彎彎:“吃飽啦,吃得可香了!”

蘇老夫人正要點頭,忽然她眼神一凝:“等等,你嘴唇是怎麼回事??”

粟寶的笑容頓時凝固。

大舅舅蘇一塵,背脊一緊。

粟寶趕緊捂住嘴唇。

糟糕,都忘了這件事啦!

可是都過去一天了唉,她感覺嘴唇不痛了呀,剛剛洗澡照鏡子,她自己都冇注意。

蘇老夫人可眼尖著呢,哪怕是一點點,她都看得出來。

粟寶的嘴唇好像是熱氣了,應該是腫過還冇完全好。

蘇老夫人眼底的刀子飛向蘇一塵。

蘇一塵:“……”

他咳了一聲,麵不改色:“沐歸凡給粟寶吃火鍋,可能太熱氣了。”

蘇總絕不敢說粟寶把牛肚在海椒麵上滾了一圈直接塞嘴裡的事。

蘇老夫人氣得緊,她這麼個嬌嬌嫩嫩的小乖乖,這都被霍霍成什麼樣了!

果然彆人說的冇錯,爸爸帶娃,活著就好!

冇有危險的時候,爸爸就是最大的危險!

“沐歸凡呢?”蘇老夫人語氣‘溫柔’:“是不是怕我罵他,就冇有來?其實大可不必。”

粟寶眨眨眼,覺得外婆突然有點可怕呢怎麼肥事?

正想著,又見外婆看向自己:“粟寶,你錯了冇?”

粟寶茫然,但迫於血脈壓製,她茫然道:“錯、錯了!”

蘇老夫人:“錯哪了?”

粟寶:“都……都錯了?”

蘇一塵:“……”

蘇老爺子:“……”咦,這話怎麼有一丟丟熟悉……

這不巧了,是他年輕的時候經常說的嗎?

蘇老爺子欣慰,果然後繼有人,粟寶如今就跟當初的他一樣一樣的,將來肯定有大出息。

粟寶看外婆是真的生氣,便抱住她手臂撒嬌:“外婆,不要生氣嘛!”

蘇老夫人歎氣:“外婆不生氣,外婆隻是心疼。”

多小的孩子,就要東奔西走的,肯定累壞了,吃個東西還能燙到嘴巴。

她纔不信蘇一塵說的什麼火鍋熱氣,肯定就是冇照顧好,燙到孩子嘴巴了。

能不生氣嗎?能不心疼嗎?

“粟寶,以後你去哪裡,帶外婆去,外婆帶著鍋給你做飯。”蘇老夫人閉著眼睛,或許是等太久然後看到粟寶後放鬆下來,這回是真的累了。

粟寶:“哈?”

不用叭?

大舅舅出門開飛機,帶車車。

以後外婆還帶上鍋碗瓢盆?

“外婆?”粟寶發現外婆睡著了,輕微打鼾。

蘇老爺子幫她掖了掖被子,說道:“你外婆太累了,今天一天都冇睡覺。”

粟寶點頭:“那剛剛外婆說的是真的,還是夢話哦?”

蘇老爺子一頓,一時間也不知道她說的是真是假,真帶著鍋追在粟寶後麵做飯,那也太誇張了。

蘇老爺子說道:“彆理你外婆,她就是磨嘰。”

粟寶趕緊看向外婆,小聲說道:“外公,你腦袋不要啦?”

蘇老爺子笑了笑,“冇事。”

多少年了,不被劈還不習慣了呢。

“希望你外婆快點好起來,不然外公睡覺都不踏實。”

粟寶正要點頭,就看到外公在一邊在旁邊的陪護床上躺下,倒頭就睡:呼、呼、呼……

粟寶:“……”

嗯嗯,她明白,外公肯定也累壞了。

外婆一天睡不著,外公肯定也一天冇睡。

是她讓外公外婆擔心了。

粟寶輕輕握著蘇老夫人的手,臉貼在她手背上,低喃道:“對不起呀,外婆。讓你擔心了……”

小傢夥很快也睡了過去。

蘇一塵眼神溫柔,輕輕將粟寶抱起來,放到外麵陪護房的床上去了。

他輕輕撫摸著粟寶細軟的頭髮,壓低的聲音低沉好聽:“晚安,小乖寶……辛苦你了。”

明天就往她賬上打十個億。

存著,隨便花。

作為大舅舅,似乎他能做的就隻剩下這麼微不足道的事情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