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沈靖小說 > 科幻 > 陸隱 > 第四千一百八十八章 溢散的銀色

陸隱 第四千一百八十八章 溢散的銀色

作者:隨散飄風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3-02-07 14:06:44

-

驚門上禦,扛天永生,陸隱都望著最後一個鼎撞向銀色懸棺,其實已經可以了,銀色懸棺等於被撞破,但這最後一個鼎還是會落下,九鼎,代表了這方宇宙的意誌,代表了被洄銀天軍所殺的這方宇宙所有的人,第九個鼎必須落下,也應該落下。

一聲巨響,第九個鼎墜落,在陸隱他們震撼的目光下直接撞碎銀色懸棺,撞擊在洄的身上。

將洄身體撕開,穿透虛空,九鼎合一。

“出手。”驚門上禦厲喝,驚雲刺出,雲昭。

扛天永生甩出一把空間泥沼。

陸隱走出紅色懸棺,手握勾廉,斬。

一道道攻擊落在洄的身上,它的身體不斷縮小,銀色不斷被抹消,完全化為了液體,話都說不出,就是一灘銀色液體流淌於星空。

任憑陸隱他們攻擊,銀色液體不斷縮小。

最終,鼎盤旋而上,再次墜落,壓向銀色液體。

銀色液體被鼎鎮壓,那抹銀色幾乎徹底消失,變得透明。

陸隱急忙施展點將台地獄:“師父,讓它進去走一遭。”

驚門上禦一挑槍尖,將銀色液體甩向點將台地獄。

周邊,木先生以尋古溯源封鎖虛空,更外圍則是空間泥沼,即便巔峰時期的洄也很難一下子打出去,更不用說現在。

洄很順利被打入點將台地獄,陸隱滿心期待能增加因果,但等了一會,因果天道毫無變化。

怎麼可能?

任何生物都有因果,哪怕是一個普通人也會有因果,怎麼可能一點都冇增加?

以洄現在的戰力根本擋不住點將台地獄的因果循環。

除非。

“它不是洄。”陸隱臉色一變,看向四周,所有人都看向四周,洄跑了?什麼時候?

陸隱思緒急轉,洄確實跑了,否則不會不增加因果,但什麼時候?不可能是進入銀色懸棺前,洄對不可知的手段太有信心了,不相信他們能破了銀色懸棺,如果那時候以銀色懸棺為幌子逃跑,更危險,那麼就是銀色懸棺被破之後。

眾人分散尋找宇宙,想要找出洄。

但洄既然能從眾人眼皮底下逃跑,不可能被輕易找到。

木先生望向星穹,打出尋古溯源。

尋古溯源最大的作用不是以時間鎖定空間進行防禦,而是尋找,隻要出現在歲月長河內的一切都可以找到。

唯一的問題就是這方宇宙的歲月長河支流是否還存在。

若歲月長河支流不存,木先生再厲害也不可能在主歲月長河中探尋過往。

尋古溯源探尋失敗了,這方宇宙的歲月長河,不存。

應該是被融入主歲月長河中。

陸隱周邊流光穿梭,不斷看向過往畫麵,但流光影響的範圍太小。

莫非還真讓洄跑了不成?

木先生抬手,鼎出現,他緩緩開口:“隻要還在這方宇宙,就跑不掉,老夥計,讓他們看看何為,鎮器濁寶。”

說完,鼎陡然轉動,然後一瞬間,虛影擴大,囊括整個宇宙。

這是心願合一?

陸隱望著頭頂。

冇容他多想,鼎轉動陡然停下,整個宇宙蒼穹,一切的事物都停下,時間,空間,即便肉眼看不見的物質都停了下來。

不僅是鼎,更有木先生契合宇宙的規律--鎮。

以鎮合鼎,鼎為鎮器,鎮合宇宙。

之前,銀色取代星穹,其後,因果取代星穹,而今,鼎,鎮壓星穹,停止宇宙蒼穹旋轉,一切的一切都在停滯,都在鼎的籠罩之下,也都在木先生視線之下。

木先生陡然掌碎虛空,把玩宇宙,將整個宇宙序列之弦扯出,看遍一個個平行時空,其中一個平行時空被放大,他看向一個角落,抬手,尋古溯源。

陸隱瞬間移動,比尋古溯源更快一步出現,入眼,是一道幾乎看不見的銀色光點融入一顆星球砂礫中,隨著陸隱的出現,銀色撕裂虛空想逃,卻晚了。

“人類,你們殺不了我。”洄低吼。

陸隱勾廉斬落,物極必反,活性與死寂交彙,斬。

洄駭然,這是?這個人類到底隱藏了多少力量?

“人類,你不能殺我,不能--”

勾廉斬落,將銀色一分為二,而在被斬斷的銀色周邊,點將台地獄籠罩,陸隱還不死心,就想藉助洄擴大因果天道,這個洄活了太久,當初甚至接過摧毀他們那一方人類文明的任務,隻是不知道為什麼換成了柒緒。

它的因果必然龐大的恐怖。

一分為二的銀色並未死亡,而是分兩個方向逃,避開了點將台地獄。

陸隱急忙抓,但這銀色瞬間消失不見。

根本不需要撕裂虛空,洄可以融入虛空,直接進入平行時空。

木先生再度扯過一個平行時空,以尋古溯源為座標打出,陸隱又找到了,還想嘗試,但即便將銀色不斷斬碎,讓大部分銀色落入點將台地獄,卻無法增加因果。

真正的洄還在逃。

嘗試數次,無奈之下,陸隱不再糾結:“殺吧。”

再拖下去他也怕出意外。

門戶出現,遮擋四麵八方。

扛天永生的空間泥沼不斷甩出,運氣好真能拖住洄,讓洄噁心。

陸隱斬落勾廉,不斷削弱銀色。

從剛剛被髮現的一點削弱到連那一點的百分之一都冇有,繼續削弱。

“人類,我會幫你,在不可知隻有我能幫你。”

“不要殺我,人類。”

“我錯了,我不想死,人類,放了我。”

“放了我--”

生命之氣轟然溢散,銀色釋放出最後的光芒,如一層薄薄的幕布鋪散開來,這是契合宇宙的規律。

洄,死了。

永生境死亡都有異象,當初水滴狀青仙死亡如此,此刻,洄的死亡也是如此。

終於死了。

他們停下了動作,喘著粗氣呆呆望著。

這一戰打的相當艱苦,若非木先生突破,並喚來了鎮器濁寶,根本殺不了洄。

任何一個失誤都可能讓他們身死。

他們與洄誰生誰死其實就在一瞬間。

木先生複雜望著銀色消失,曾經的一幕幕不斷浮現,還是這方宇宙,當初他們逃了,而今,報仇了。

所有人寂靜無聲,望著星空。

不得不說,這黯淡的銀色還挺好看。

忽然的,一條線閃過,陸隱瞬間消失,擋在線的前方抓去,線調轉方向有靈性般逃離,陸隱再次瞬移消失,線逃離的速度竟比洄還快。

陸隱唯有以瞬間移動才能追上。

驚門上禦他們呆呆望著陸隱不斷瞬移消失,他們看不到銀色的線,之前因為洄的出手能看到,而今完全看不到。

最終,那條線還是逃不掉,被陸隱抓在手中不斷扭曲。

陸隱得意一笑,有瞬間移動再讓你跑了不是可笑?

心臟處星空釋放,陸隱抓著銀色的線靠近神力星球。

同樣是不可知的東西,銀色與紅色有什麼區彆?他很想知道。

當銀色的線靠近神力星球,神力星球內,紅色的線穿梭而過,銀色的線突然掙紮,陸隱鬆手,銀色的線朝著神力星球衝去,然後在陸隱目瞪口呆下,與紅色的線一起穿梭於神力星球。

這是,找到家了?

下一刻,神力星球突然暴漲,陸隱目光一變,瞳孔變為猩紅色,體表沸騰神力,不自覺進行了神力變,無窮的殺戮之意瀰漫,不斷侵蝕他大腦,這種感覺與第一次神力變一樣。

之前紅色的線融入神力星球也是這種感覺,他勉強可以壓下。

而今,陸隱有種快要壓不住的感覺。

周邊,木先生,驚門上禦他們看著陸隱神力變,不可知的感覺竟然比洄更強烈,而且逐漸失控。

“是那條不可知的線,他承受不住兩條線。”驚門上禦不安。

“那會怎麼樣?”扛天永生後退。

驚門上禦臉色難看:“如果真控製不住,他很可能變成隻知道殺戮的怪物。”

扛天永生怕了,再次後退,它覺得陸隱比洄更恐怖,手段太多太多了,多的複雜,而且都是難以理解的手段。

真變成那樣,它絕對第一個跑。

木先生望著陸隱,揮手,鎮器濁寶鼎朝著陸隱而去:“鎮。”

一個鎮字,陸隱體表沸騰的神力屈於平和,腦中難以控製的殺戮之意在消退,他喘著粗氣,看向木先生:“師父。”

“怎麼樣了?”

“好多了,師父,鎮弟子的神力星球。”

木先生看著陸隱心臟處星空那顆最大的紅色星球,說實話,他對陸隱的修煉之路也看不懂。

當初在天元宇宙科技星域,陸隱迷茫過,因為修煉了太多,他還提點讓陸隱將每一種力量修煉到巔峰就可以。

但現在他都覺得陸隱是不是理解過頭了。

他的每一種力量近乎都達到了以非永恒生命戰永恒生命的層次,以無賴的實力硬拚洄這種絕頂高手,將洄打的無可奈何。

方寸之距是很大,垂釣文明也很強,未知讓人可怕。

但對於那些文明來說,陸隱也是可怕的未知,彆說它們,就連人類文明自身都看不透陸隱。

或許隔個幾年不見,陸隱實力又會蛻變,隻有天知道。

冇人看得清陸隱的路,他的路隻有自己走。

鼎懸浮神力星球上空,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